29.9.08



連續兩天收到一些照片。怎麼都是以仰望的角度看著湯禎兆的。這張由K 提供。

Labels:

秋天了。終於。
為自己下一個新的註腳,
相信不會太遲。

28.9.08

夏宇。



夏宇的詩集再版了。加添了內容。一直掙扎要不要買。結果我省了幾天錢(不是說笑,當你一個人住,並且發現如今連豆鼓鯪魚罐頭也要二十元的話,就知要省),去阿麥書房買了。買前還要很婆媽地問阿麥的鄧正健,是否真的增訂了呀。他叫我有買趁手,那我當然不許自己遲了。

Labels:

我們都愛 Woody Allen。



http://www.vickycristina-movie.com/

無論如何,無論如何,無論如何。我還是愛 Woody Allen。許多個失眠的日子,都看 Woody Allen。

昨天的事今朝記。



1. 洛楓出書,在書店有分享會。過程中沒有太大參與,只負責從書店,貨倉,別的發行,搜一堆書回來。即場也沒有拍太多照片,倒反可以坐下來,聽得仔細仔細了。但拍了桌上的布偶和書塔上的小熊。是西西親手給洛楓作的。我跟其他人一樣,以羡慕的語氣,嘩嘩聲。

2. 談文學評論,來者可以放滿近千呎的空間,我也夠感動了。友說另一場陳智德,葉輝叔叔和梁文道等人在Kubrick 座談也很好的。可惜沒去。

3. 後來見有讀者拿出《名字的玫瑰》給董啟章簽名。天呀,這也是我大學時期很愛的書。

4. 另,謝謝 S 的巧克力,好吃。

5. 另,《今天》秋季號收到了,七十年代專號。拜讀中。謝謝林先生。

(這篇 entry 絕對不適合超連結的,那麼鬆散。)

Labels:

我覺得。

L:

許久不曾嗚咽著說話。討論時,每提一次「我覺得」,後續的話尚未吐出,還是先流淚。我覺得。我覺得。我覺得什麼呢。壓抑的心情到底有多沉厚。

如何能做到心無旁騖。如何做到,不為人和事而傷心。靜悄地,沉默地,投入於某些特定環境,某個制度,某類人脈。

這陣子我總想到,自己是怎樣的一個人。他們說我不再像以往。我覺得,我只覺得,L,我反而漸漸回復了最初始的那個我。最初始最初始。你知道有多遠嗎。感覺很莫名其妙。很早很早的時候我告訴你,我只適合自己跟自己玩的。大概就是這樣了。

Labels: ,

27.9.08

新增關鍵詞:

更多的徒勞。難受。放過自己。出路。

Labels: ,

24.9.08

當我最後一次訴說那個環境的失落故事。

關鍵詞:徒勞。壓抑之心。

Labels: ,

23.9.08

這是朋友前幾天,當我失眠時傳給我聽的。我永遠好像有時差一樣,唱紅到不得了,都還沒有聽過。歌叫「囍帖街」。謝安琪唱得真好。雖然詞的內容,都不是我所想的。



忘掉種過的花 重新的出發 放棄理想吧
別再看 塵封的喜帖 你正在要搬家
築得起 人應該接受 都有日倒下
其實沒有一種安穩快樂 永遠也不差
    
就似這一區 曾經稱得上美滿甲天下
但霎眼 全街的單位 快要住滿烏鴉
好景不會每日常在 天梯不可只往上爬
愛的人沒有一生一世嗎 大概不需要害怕

忘掉砌過的沙 回憶的堡壘 剎那已倒下
面對這墳起的荒土 你注定學會瀟灑
階磚不會拒絕磨蝕 窗花不可幽禁落霞
有感情就會一生一世嗎 又再惋惜有用嗎
是日感受:

話不投機,半句也嫌多。

22.9.08

L:

你是跟我說,凡事應該努力去做。

到這一刻,我開始迷惘了。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做得對,走得正確。我一次又一次的失望。L,我最近真開始迷惘了。

回家之際還是白天。有多久沒看過這樣的天色呢。坐車時就一直往外看那片天。沒有人能開解我。我與朋友不能對話。他們一顯得冷漠,我便畏懼,彷彿我做錯了一些什麼。我每個清早,跪在橘色的日出光線前祈禱。我許同一個願。

L,你是跟我說,凡事應該努力去做。我是設法做了,但我真覺得迷惘了。

Labels: ,

21.9.08



今天在阿麥書房看到周耀輝的《梳頭記》。看著看著,突然覺得,有些文字觸感,很適合以簡體字呈現的。

Labels:

Labels:



裡面有夏宇寫的詞,真讓我緊握拳頭。

20.9.08

過了好幾天
心情還沒有好起來
身邊的女孩們每個人都帶著鬱悶心事
像是在一個壓縮了的空間
我喘不過氣
是誰教我深呼吸的?


記不記得 Phantom of the Opera 裡的歌。我見到 Sarah Brightman 唱奧運主題曲,只想到這歌。我常常聽的。這歌常常讓我想哭。

You were once my one companion
You were all that mattered
You were once a friend and father
Then my world was shattered

Wishing you were somehow here again
Wishing you were somehow near
Sometimes it seemed if I just dreamed
Somehow you would be here

Wishing I could hear your voice again
Knowing that I never would
Dreaming of you won't help me to do
All that you dreamed I could

Passing bells and sculpted angels
Cold and monumental
Seem for you the wrong companions
You were warm and gentle

Too many years fighting back tears
Why can't the past just die?

Wishing you were somehow here again
Knowing we must say goodbye
Try to forgive, teach me to live
Give me the strength to try

No more memories, no more silent tears
No more gazing across the wasted years
Help me say goodbye
Help me say goodbye

16.9.08

我今天很不快樂。

我今天很不快樂。我從會議的中途哭到散會。從踏上公車哭到回去。好像是,愈不想哭眼淚就愈會湧出來。我還很討厭自己為什麼不馬上開口作出澄清。事情在結尾時就被變成另一個模樣而我還是開不了口。心裡一直有句如翻譯小說的對白:我是難過死了。

15.9.08



我等著人,試完一套又一套的西裝。我看看顏色,看看肩位,看看腰部的修身剪裁,看看暗紋,讓他轉一轉身,覺得好,就說好。覺得不好,我從衣架上再挑。

往外望,見到這張廣告,真好看。

Labels: ,

13.9.08



彷彿是從天堂掉下來的禮物。有人把小包裹寄到書店,拆開之後,驚喜,是我很想要的扭蛋玩具。最近在工作上連番受挫,徹底使我失去繼續前進的勇氣與動力。這禮物讓我歡喜了大半天。你沒有留下姓名,我不曉得好人如你是誰,但我十分感謝你。

這是我的辦公桌裝飾組群:MSN 蝴蝶,麥當勞 Hello Kitty Messenger,Peter Rabbit,加扭蛋。

Labels: ,

9.9.08

L:

我們初識的時候,你傳我一首有點牙買加味道的 reggae ,我打開,聽著,想到你悠然自得的表情,那種永遠讓我妒忌的、愉悅的生活態度。你聳聳肩,微笑。

可是 L,許多時候我並不快樂。我已經再沒膽量跟別人說這些。我怕因此而被取笑,被嫌棄。但我沒法騙你。工作黯淡得叫我無能為力;我看著一個人,定神看著,他離我愈來愈遠,我擔心錯的原來是我,是我付出的不夠。

是這樣的嗎 L。我造了一個情境如油畫的夢,色彩實在而奪目。我如此訴說然後你問:是這樣的啊?

我回你:嗯。是這樣的。關於這些,我只能跟你說。

Labels: ,

John Newton: I once was blind but now I see. Didn't I write that?
William Wilberforce: Yes, you did.
John Newton: Now at last it's true.

~ Amazing Grace

8.9.08

頭從昨夜一直痛著,到了一個地步,就渾身無力,邊走邊想嘔吐。希望保持心境平靜,挫敗與鬱悶不放在心上。專注的,做事。回到家附近,買了一碗粥,打算吃過之後就倒頭大睡。路過小公園,看到一個女人在哭。是痛哭,很淒涼的。為什麼那樣傷心呢。好像走到哪裡都有人那樣傷心。想到這裡,我失去所有精神,變得很低落。

Labels: ,

My New Arrivals。



「歐巴桑在大街小巷都很活躍。平日的電影院、百貨公司的美食街因歐巴桑而高朋滿座。大批的歐巴桑追著韓流湧進韓國的新聞令人記憶猶新。東京地區舉行慢跑活動,一路上因為有背著包包的歐巴桑而熱熱鬧鬧。為歐巴桑而製作的電視節目、雜誌更是琳瑯滿目。因為有錢有閒的歐巴桑是一大消費集團。 另一方面,歐巴桑也是市場上珍貴的勞動力。有很多的歐巴桑在地下食品賣場擔任店員,在超級市場負責收銀工作。此外,也有許多的歐巴桑在社福機構中照料病人、為大家打理三餐,在公共設施裡一肩扛起清掃廁所等等雜務工作。我們的社會真的非常依賴歐巴桑勞動力。甚至連挨家挨戶收報費、瓦斯費的人,也幾乎都是歐巴桑。所以歐巴桑和社會的經濟有著斬也斬不斷的密切關係。 」

《歐巴桑經濟學》。中島隆信。商周出版。這書,感覺很荷媽。

Labels:

7.9.08

背都是汗水。晚風吹過就格外的涼。
然後我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次。

Labels: ,

6.9.08



近來出現許多奇怪的感應。友說這叫 chord。

今天下班時走錯路,明明要坐公車卻去了地鐵站,在大堂竟碰到朋友,又剛巧她要轉交 R 給我的開心果。我想把這個玻璃瓶帶回公司放鮮花。

Labels: ,

明天投票。

這是我明天可以選擇的名單。有些,一見名字就可以刪除,不用考慮;有些,因為我以前做過傳媒,曾目睹在新聞前後,他們的個人修養素質表現太不一致,情感上我無法接受,可以刪除;有些,政網前後矛盾或側側膊得讓我火起,選民又不是低 B 的,故又可以刪除。

所以,我明天會高高興興地,把我的一票投給我認為最好的人。

新 界 東 地 方 選 區


名 單 編 號
1 田 北 俊 , 簡 永 輝 , 方 國 珊
2 蕭 思 江 , 容 超 榮
3 劉 慧 卿 , 柯 耀 林
4 黃 成 智 , 莫 兆 麟
5 梁 國 雄
6 李 子 榮
7 鄭 家 富 , 任 啟 邦 , 何 淑 萍 , 梁 里 , 關 永 業 , 容 溟 舟 , 林 少 忠
8 湯 家 驊 , 曾 國 豐 , 曾 健 超
9 龐 愛 蘭
10 劉 江 華 , 陳 克 勤 , 莫 錦 貴 , 黃 碧 嬌 , 陳 國 旗 , 劉 國 勳 , 連 楚 強

Labels:

4.9.08

也許關乎耐性。

L:

那麼一段時間。然後我跟自己說,這是最後一次。而最後一次的定義是什麼呢。也許因為沒有再多的溫柔,足夠我向那個很遠、很遠的距離拋擲。

我說,為什麼不站在我這邊想一想呢。為什麼從不問我,事情到底是怎樣的。過後覺得是極其陌生的語調。原來我和別人之間,少談這些。我流了許多許多眼淚。我是那樣的傷心。走路。上班。坐公車。回家。渴求靜默的環境,讓時日過去。

然後我跟自己說,這是最後一次。L,如這真是最後一次,大概,往後也沒什麼值得我去珍視。

Labels: ,



早上打開電腦,第一筆看到的資料,就是這個。 突然想起,世衛和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Suicide Prevention,每年的九月十號,都有一個 World Suicide Prevention Day。世界防止自殺日。

自殺是可以防止的嗎。每次見到類似的事,都教我重新思考一遍。

Labels:

3.9.08

我只是抑鬱,唔係痴線,也不會傳染。你不用這樣。

2.9.08

My New Arrivals。



《死神的精確度》(海報書衣版)。伊(土反)幸太郎。獨步文化。因為聽過詹宏志分析這作者,所以我去讀了。他的小說很適合我讀。



《半生記》。松半清張。麥田出版。我在書店疊了一個小小的書塔。許多讀者喜愛這書。包括我。



《遇合 -- 外省/女性書寫誌》。外省台灣人協會策劃。印刻文學。看到這兩個字的書名,我是會被融化的。



《窮忙族:新貧階級時代的來臨》。門倉貴史。聯經出版。「日本社會有一群被稱為「窮忙族」(Working Poor)的新階層正在逐漸形成。他們努力工作,收入卻達不到最低生活費用的標準;這些人當中,有初入社會的新鮮人,有為貼補家計而工作的就業婦女,甚至有應該處於事業顛峰的中年上班族。是什麼原因造成他們淪為「窮忙族」?又有什麼方法可以幫他們擺脫窮忙的悲慘命運?」 -->那一定是我吧。

Labels:

那真是痛苦。痛苦是我不曾用過的形容詞。

睡過去,醒來,睡過去。疲倦和反覆流淚,四肢疼痛,腿抽搐。坐公車,從一個終站到另一個終站,再坐另一條路線,又換別的。後來就無法認得地方。即使陽光明媚,看起來,像畫。

咬著牙關直至多天以後。受不了。休半天假。怎麼又變壞了呢治病的人問。我說我比你還害怕。我到過那個很黑暗很黑暗的地方但你不。我該怎樣讓你明白。事情陳述到一半。我疲倦和反覆流淚。痛苦得緊抱著自己。

妳要重新再來這裡了。這是我離開那大樓前,最後聽到的話。我雙眼開始發痛。

Labels:

1.9.08



我根本無法抗拒如此美麗的照片。